阅读立法能否带来“悦读”的春天

作者:郑祖伟        来源:现代教育报        时间:2014-04-22 18:37:20
分享到: 更多

原载《现代教育报•家长周刊》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115位政协委员联名签署并提交的《关于制定实施国家全民阅读战略的提案》。一年过去了,阅读立法是否让全民阅读成为现实?

 \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出《关于开展2014年全民阅读活动的通知》,表示今年要继续推动《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国家全民阅读中长期规划》的起草、制订工作。以此推动全民阅读纳入法制化轨道,鼓励全民阅读工作常态化、制度化。那么,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关于阅读的法律?阅读立法能否真正推进全民阅读?为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调查:我国国民阅读状况令人堪忧

  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的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2年我国18至70周岁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4.9%,国民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为4.39本,相对于发达国家动辄数十本的阅读量明显低下,比韩国的11本、法国的20本、日本的40本、犹太人的64本少得多。
  而青少年的读书状况尤为令人担心。中国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2013年7月发布的《第六次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状况调查报告》显示,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特别是微博、微信的广泛应用,使未成年人阅读方式呈现“碎片化”趋势。报告称,青少年中有61.6%使用微博,经常发表观点的为33.9%。可以说,伴随新媒体日新月异的发展,青少年与传统图书阅读正渐行渐远。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程光玮认为,当下竞争社会生活节奏加快,“没时间”成为民众不读书的最重要原因。因为专业的缘故,程光玮保持着每周一本书的阅读量,但他同时表示,自己也“没充足的时间读书”。此外,还有不少受访者表示,“时间那么少,读书自然要读实用的书,没用的书不要读”;很多人还认为“为了娱乐而读书花费的时间和获得回报不成正比”。这种读书的功利化,进一步蚕食了中国人读书的动力。

争论:支持者:立法推动全民阅读“是个好事”

  “这是软性法律,旨在通过立法保障公民阅读权利。”现代出版社总编辑臧永清表示,用法律手段保护公民特别是儿童的阅读时间,依法要求家长和学校必须参与培养儿童的阅读习惯,从儿童时期养成人们的良好阅读习惯。事实上,呼吁全民阅读立法并不是一家之言,许多专家学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曾经反复提出自己的建议,希望国家能为全民阅读立法。
  全国政协委员、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曾在两会期间联名115位全国政协委员共同签署了关于制定实施国家全民阅读战略的提案,建议政府通过立法促进阅读风尚的形成。邬书林认为:全民阅读首先要立法,有了法律保障,才能调动各种资源,服务于全民阅读。
  阅读是推进和加速一个国家文明进程的特别重要的手段,“一个民族如果缺乏阅读的兴趣,肯定要落后于世界文明进程,因此应该提倡阅读,尊重阅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是全民读书的坚定倡导者,在他看来:从整个民族文化的未来出发,立法推动全民阅读“是个好事”,因此“个人认可这个立法”。

反对者:不该用立法干预私人行为

  同时,也有不少人指出,读书求知是无需外力强制的个体自觉行为,专门就读书来立法显得多余。有网友认为,“有心读书的人总能挤出时间读书,没有心境读书,立法也没有用处”,即依靠法律来量化阅读指标的做法“不靠谱”。更有网友坦言,利用立法来约束阅读数目或者时间均不可取。“前者会成为思想控制,后者会沦为形式主义。”
  对此,有专家也表示了对用立法形式推动全民阅读行为的担忧,虽然不无正面激励作用,但在这个功利浮躁的时代,要想重新达到上世纪80年代初的阅读辉煌,尤其是回归上世纪80年代的精神阅读,最终达到一种深度阅读效果,不说难于上青天,至少可以说不切实际。

解惑:全民阅读条例属于“软法”

  “如果我不读书,会不会被关起来?”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很多人对阅读的立法一事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想到法,就想到惩,甚至想到刑罚。那么,《全民阅读促进条例》会是怎样的一部法律?记者请教法律专家后得知,以上想法存在误解。从该条例的名称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种促进型立法,我国类似的法律法规还有《中小企业促进法》、《科学技术进步法》等。
  有专业人士表示,促进型法律是一种新兴的法律现象,与传统的管理型法律不同,促进型法律的特点是较少甚至没有设置法律责任。有人形象地说这是一种“软法”,它是国家干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新手段。此类法律文本中的责任主要包括行政主体责任、其他主体责任以及援引其他法律等形式。换句话说,如果百姓对阅读不满意,意味着地方管理部门“促进阅读”不力,责任在政府。
  而对公众中不少人对立法形式是否实际可行的担忧,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苏号朋博士表示我国通过立法促进全民阅读是有实践土壤的。首先,我国有着热爱读书的优秀传统。其次,我国政府一直在倡导阅读。另外,从国际范围来看,许多国家都很重视全民阅读推广立法,因此,立法促进全民阅读是可操作的。

建议:阅读立法首先应规定政府的行为

  阅读能力的高低直接会影响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看来,阅读可以强化文化认同、凝聚国家民心、振奋民族精神,可以提高公民素质、淳化社会风气、建构核心价值。“问题不在于阅读要不要立法,而是立法的内容究竟该包括哪些方面。”朱永新认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首先应该规范政府的行为。
  第一,要进一步规范公共图书馆建设,制定各级各类图书馆建设的标准,对图书馆的建筑面积、环境设施、图书数量及配置标准、服务质量等作出相应的规定,尽快出台《图书馆法》。第二,应该明确政府支持实体书店的责任。现在由于网络图书销售的低折扣,实体书店经营困难,一批优秀的书店面临生存困境,急需政府通过减免税收、房租补贴、购买公共服务等方式给予支持。第三,还应该鼓励优秀图书的推介工作,让国民尽快了解优秀图书的出版信息,激发读者阅读的愿望与热情。要推进独立书评人制度,为全社会推荐优秀书目。
  此外,他还表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不应该也不可能规定人们的阅读行为,不可能规定人们看什么书,读多少书。“但可以有对一些推荐书目的规定,为读者提供一张准确、合理的‘阅读地图’”。那么,阅读立法还应该关注哪些问题?有专家认为,如何严格限定有关机关在阅读立法中的角色,如何防止国家主导的阅读沦为简单说教,都是立法制度安排的难点。应抓紧制定一些直接影响全民阅读的政策文件尤为重要,如出台改善农村阅读条件、给予弱势群体阅读补偿和支持的政策等。

■链接

全民阅读应从娃娃抓起

  “需要通过立法的形式来推动全民阅读,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现在公众的阅读确实很有限。”北京一零一中学副校长、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语文特级教师严寅贤认为,要推动全民阅读,首先要从娃娃抓起,只有让孩子从小与书为伴,养成爱读书的习惯,那么到成人之后也才会与书为友。
  严寅贤不仅自己读书,作为一名副校长,他更注重引领学生读书。尤其可贵的是,他作为一名一直教高中语文课的教师,不仅仅关注阅读,更关注学生的深度阅读、有效阅读。
  通过立法的形式是否能解决阅读的问题?严寅贤认为关键要看法律法规怎么规定。“阅读属于个人行为,如果能从立法的角度保障学生的阅读时间,学校和家庭也能注意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阅读就会成为一个很自然的行为。”
  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硕士、北京大嘴呱呱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高寿岩是一名亲子阅读倡导者,她认为,家长在强调孩子阅读习惯的时候,可能自己还没有一个很好的阅读习惯,所以,家长应该先自身树立一个好榜样,“在推广全民阅读中,有关部门可以培育、发现一批家长典型,以此形成示范带头作用。”

□文/现代教育报记者 郑祖伟
 



相关新闻

阅读立法能否带来“悦读”的春天

  • 验证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