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泽俊:我与《少年文艺》的三个小故事

作者:侯泽俊        来源:苏少社        时间:2016-12-02 11:18:16
分享到: 更多


    掐指算来,与《少年文艺》的邂逅,已经有15个年头了。其中发生的故事,就像一朵朵绚丽的浪花,点缀出了生活的多姿多彩。下面,就讲讲我和《少年文艺》间的三个小故事。

    记得那时我在师范学校读书,有一次,语文老师叫写一篇关于理想的作文。发作文本的那天,老师在课堂上朗读了我的作文,当读到“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儿童文学作家,一直坚持为孩子们写作……”我的心怦怦直跳,因为这是我从农村进城读书以来老师第一次在班上朗读我的作文,而我写的理想,也是我心里最真最真的心事。我还清晰地记得,当语文老师朗读完后,我走上讲台接过作文本,语文老师用右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过身,从讲桌上拿了本《少年文艺》递给我,说:“你不是要励志要当一名儿童文学作家吗,<儿童文学><少年文艺>都是这块顶尖的刊物,上面的文章都是最好的范文,如果能在上面发表文章,就离梦想不远了。努力吧,你的理想一定会开花结果的!”看着老师慈祥的目光,我咬了咬嘴唇,使劲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第一次与《少年文艺》的相遇,现在想起来,当时要是没有那位老师的鼓励,要是那位老师没把《少年文艺》送给我,我是不是会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呢?

    下面的这个故事可能有点苦涩。

    自从和《少年文艺》邂逅后,《少年文艺》就成了我课外的精神食粮,于是,我就使劲地节省零花钱,用来买儿童文学刊物,首选就是《儿童文学》和《少年文艺》。师范三年,我都是住校,只能到了星期六才能回家。每次回家,时间就成了我的自由地,这时,我就会欣然地拿出心爱的《少年文艺》等刊物,如饥似渴地品读起来。

    有一次,我还在睡梦中,宿舍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打开门,母亲站在门外。我惊叫道:“妈,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们这个星期要半期考试了,昨天你走后,我发现你每次回到家里都要看的那种书忘记带了,我想那一定很重要,我怕你考不好,一个晚上都没睡好,天还没亮,就给你送来了。”母亲边说边把一本本用塑料袋装好的杂志递给我,其中就有《少年文艺》。

    这时,我才发现母亲的全身湿了一大半,鞋子和裤脚上沾满了稀泥。雨这么大,从家到学校的十多里山路,不知道母亲是怎样一步一步艰难地走来的。

    接过母亲一路上暖在怀里带着体温的杂志,我心里一酸,眼泪不觉间溢满了眼眶。

    最后的这个故事是甜的。

    师范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所边远的山区小学教师。再也不用担心买不到《少年文艺》了,因为我从微薄的工资里拿出一部分钱,订阅了全年的杂志,只要去邮局拿就是了。一边品读上面的文字,一边潜下心来练习写作。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2008年的第五期《少年文艺》上,我发表了《姐姐》和《睡觉》两首诗歌。消息不胫而走,我一下子成了当地响当当的“诗人”。一名同是山区教师的女生,经常向我借《少年文艺》看。于是,在借书还书的过程中,我与那位女生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告诉大家一个小秘密吧,那个女生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作为一名作者,我一直以能在《少年文艺》上发表文章作为自己最大的光荣;作为一名山区教师,我希望《少年文艺》能继续关注山区孩子的生活,多刊登这方面的作品。



相关新闻

侯泽俊:我与《少年文艺》的三个小故事

  • 验证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