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时代的爱与义——评《王家小姐》

作者:王丰林        来源: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时间:2017-06-07 13:59:30
分享到: 更多
  提起“老上海”,人们不禁会联想到鳞次栉比的洋房,灯红酒绿的舞厅,川流不息的码头,西装革履的绅士,旗袍裹身的名媛,还有挥汗如雨的车夫,沿街叫卖的报童……上海,自从它被划作洋人的通商口岸开始,这个依着沿海码头兴起的城市,就像一只触须极其敏锐地嗅到了世界的变化气息,并像一朵盛情绽放的花朵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来此圆梦、淘金、享乐甚至避难。洋人穿梭,洋楼林立,洋货充斥,这里俨然是洋人的天堂,形成了“十里洋场”,被称为“东方的巴黎”。即使是处在军阀混战的民国,上海滩也因为洋人公共租界的身份得到暂时的庇护,在抗战之前仍然是一派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
 
  也许是年代离我们尚不久远,从老照片中还能依稀看到老上海的身影,很多人对老上海的怀念和向往早已变成了一种情结,融进了血脉,并在后辈人中继续传承着。从《上海滩》《情深深雨濛濛》风靡大江南北,成为影视经典中,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而上海人写老上海就更在情理之中了。《王家小姐》就是这样一部小说。这部以时下流行的微信公众号平台连载的长篇小说,发布第一章就有近万的阅读量,让读者大呼过瘾,被誉为“跨越2016年极具代表性的微信连载小说”。小说评价之高,一方面是因为作者王安本身就是上海人,在上海出生、长大、生活、工作,对上海有着至深至真的情怀。加之她从小就倾听长辈们时常聊起祖辈及家中的陈年旧事,耳濡目染,对过去的上海更加充满好奇。所以,在创作《王家小姐》时,作者必然会把自己对上海的认知、情感融入到作品之中。另一方面是因为作者有着女性特有的细腻,不求场面的宏大,但是她善于描写场景,营造环境,进行视觉化写作,所以读她的作品,脑海中总会浮现出文字所描写的画面,包括人物的音容、言行、心理、服装等等,就好像你也瞬间变成了故事里的某个角色。
 
  小说以20世纪30年代上海滩为背景,讲述了王家、唐家等一群江湖儿女为爱恨牵绊,为大义舍身的故事。30年代的上海,是繁华与动乱并存的时代。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上海成为东西方贸易交流的中心,聚集了银行、商铺、饭店、舞厅、赌场、工厂、码头……这里人群熙熙攘攘,皆为名来,皆为利往。每当华灯初上,这里便成了一座不夜城,故有“夜上海”之名。小说中的王家、唐家都是上海滩的商业巨头。王家创办了华丰洋行,控制上海滩的金融命脉,地位举足轻重。唐家经营着永兴轮船公司,拥有上海滩的半壁码头,可谓称霸一方。他们生意的风生水起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上海滩的经济繁荣。然而暗流涌动,黑帮势力从中作梗,欲重新洗牌。而后日本人的无理介入,则让上海商界的局面剑拔弩张。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小说中的众多人物粉墨登场,上演着爱恨情仇。王家二小姐王千楚是个才女且有侠义心肠,她对唐家少东家唐子文一见倾心,后因唐帮内斗,唐子文担心牵累王千楚就故意疏远她,却惹来误会。直到有一次唐子文暗中救出被绑架的王千楚,两人的感情才坚若磐石。最终,因日本人设圈套,唐子文为了救王千楚等人献出生命。二人从相识相知相恋到生死离别,演绎了一段乱世之中刻骨铭心的爱情。席家大少席正一直倾慕王千楚,在王千楚最低落的时候给她倚靠的肩膀,始终做她的忠贞守护者。此外,小说还塑造了宋家孤女宋瑛这个悲剧人物。宋瑛为向王家复仇,自甘沦为上海滩头牌交际花,对感情亦身不由己。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这些江湖儿女都彰显了民族大义,体现了共御外侮的品格。他们作出的抉择无可避免地都与那个繁华与动乱并存的时代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营造环境方面,作者也极尽细致刻画。从场景的布置、穿着打扮、言谈举止,到交通工具都交代得十分清楚。比如,公馆、租界区洋房、大舞厅月皇宫、码头等活动场所,旗袍、马褂、风衣、礼帽、考克箱、手绢、珍珠等服装配饰,有轨电车、福特T型车、黄包车等交通工具,都是为了贴合30年代老上海中西合璧、自由开放的风格,打上民国的烙印。这些细节的描写、环境的烘托,都是为情节作铺垫,为人物服务,以人为本,寓情于景。而外貌描写也是做到让人物更加立体化,变得活泛起来。即使是人物不说话,“衣服是一种言语,随身带着一种袖珍戏剧”( 张爱玲语)。
 
  正因为作者深深的上海情结,认真的创作态度,让《王家小姐》这部小说生动再现了老上海时代的爱与义,激活了每个人心中的家园情结、爱国情结,仿若参演了一场自己为主角的电影,有青春,有感动,有热血,有智慧……


相关新闻

老上海时代的爱与义——评《王家小姐》

  • 验证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