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芬妮·梅尔的蜕变

作者:龚萍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时间:2017-09-01 11:31:20
分享到: 更多

  作家往往背负着双重十字架:享受着任由想象力天马行空、肆意驰骋的“诗的破格”等种种自由之余,也要接受评论家、读者乃至观影者“简单粗暴”地为其贴上的种种标签,诸如青少年读物(YA)作家、惊悚小说家、侦探小说家、奶油冰淇淋式的畅销爱情小说家等等。凡此种种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作家,至少使其广为人知吧,在更大地程度上却成为作家突破自我的牢笼。从赚得锅满瓢满、享誉世界的YA作家向类型化的惊悚小说家的巨大跨度恐怕是美国畅销小说作家斯蒂芬妮·梅尔蓄意已久的最大冒险。为摆脱在阳光下会发光的“反英雄”式的万人迷吸血鬼之母的这个标签的束缚,梅尔从《宿主》(2008)起即蓄势待发,满怀野心地想在惊悚类型小说界分得一杯羹,最终凭借《化学家》(中译本,接力出版社:2017年)一书回归,完成一次华美的蜕变。


  中译本分上下两部将间谍与反间谍和抓人眼球的虐恋式浪漫结合在一起,带给暮光粉或梅尔粉截然不同的阅读体验。女主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因其超常的天赋被招募进秘密政府组织,协助其从事反恐侦查方面的工作。她在分子生物学和单克隆抗体方面取得突破性的研究成果,并将之应用在目标人物身上以取得关键情报,故被组织称为“化学家”,也因此招来了杀身之祸。与因过于被动而备受批评的贝拉·斯万不同,亚力克斯堪称女版詹姆斯·邦德或杰森·伯恩,她思路清晰,目标明确,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和缜密冷静的逻辑思维抢占先机,一次次化险为夷,逃脱虎口。各种致命的化学药品在她手中如同玩物,成为她危急时刻的救命稻草。


  身为前政府密目组织审问者的女主亚力克斯(我们权且这么称呼她吧)顶着众多化名,潜入公立图书馆窃取她最喜爱的间谍小说,只为学习保命之术。在利用公用电脑查收到前上司希望请她复出以阻止病毒恐怖袭击的邮件时,她满腹狐疑,直觉告诉她这只不过是他们黔驴技穷后抛出的最后一枚诱饵,但冒此一险就能结束非常人能够忍受的逃亡生活的诱惑太难以抗拒了。带着些许拯救无辜同胞的正义感和从此踏上自由之路的幻想,她艰难地点击了回复邮件的发送键。紧接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将读者拽入一个险象环生、惊心动魄的黑暗世界。亚力克斯为求自保,也为了所谓的“正义”再次披上“化学家”的战袍。她步步为营,巧妙地接近目标人物丹尼尔,并利用他对她的好感趁其不备给他注射了致幻剂将其绑架。在这里没有完美如阿波罗的吸血鬼爱德华的夜夜注视和守望,温情脉脉的面纱被撕碎,只剩下求生的本能。亚力克斯内心的魔鬼被释放出来,她热切地期望利用手中自配的一剂剂药物逼出丹尼尔谦逊儒雅的面具下的那个魔鬼。梅尔在此将画面切换到阴森恐怖、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现场,如机器般冷酷无情的“化学家”身份立刻丰满逼真起来,令人望而生畏的女魔头形象跃然纸上。


  生化武器、贩毒、反恐这些重口味元素如果没有近距离搏击只不过是烟雾弹。就在亚力克斯对丹尼尔心怀恻隐之际,她还必须为活命而与潜在的暗杀者展开殊死搏斗。女主毕竟是以智取胜的,在肉搏方面毫无胜算的可能,尽管鼻青脸肿,多处擦伤,但也迎来了命运的转机。“暗杀者”凯文原来是丹尼尔的孪生弟弟,是前中情局特工,为营救丹尼尔独闯“毒穴”。最终,他们识破了秘密组织和中情局的诡计,因共同的敌人和目标而结成不那么和谐的三人同盟。吊诡的是,丹尼尔在饱受折磨之后仍然心无芥蒂、义无反顾地爱恋着我们那弗兰克斯坦般的女主,而一向理智至上的亚力克斯竟然也毫无抵抗之力地坠入这张令她倍感安全的温柔之网。严苛的读者自然会认为丹尼尔没心没肺、毫无原则,若不是凯文一再抗议的话,这种人设堪称本书最大的漏洞。


  当然,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梅尔在转型之际所遭遇的困难。在《暮光之城》系列中用尽了视角转换和角色互换之后,她再次用起了这个老梗,只不过这一次她做得天衣无缝,没读过这套书或者不那么较真的读者不那么容易察觉罢了。烧得一手好饭的丹尼尔可谓是男版贝拉,他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为爱奋不顾身。然而,对玛丽苏钟爱有加的暮光粉恐怕仍然会觉得这段虐恋式的开场颇为走心,毕竟哪个女孩不梦想着有一个暖男对自己一见钟情、死心塌地?如果还是个谦谦君子般的帅哥,那就更好了。而对梅尔持批评态度的女权主义者来说,他们这次也无刺可挑了:瞧,女主的人设彻底颠覆了邦德和伯恩故事中博取观众眼球的花瓶或边缘角色,这一次她可是独挑大梁的霸王花,凭借超凡的智慧和胆识突破由中情局特工和海军陆战队士兵筑起的层层防线,勇闯龙潭虎穴,拯救朋友,铲除大坏蛋!


  抛开这一切,《化学家》节奏紧凑、悬念迭起,穿插其中的爱情主线层次分明,让人不由自主地在亚力克斯的世界中沉沦,进而忽略男主人设的单薄。和《宿主》中的外星人入侵人类大脑所带来的各种灾难性后果不同,《化学家》沿袭了好莱坞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只不过反英雄们是为了实现个人的自我救赎,如果这个词还算恰当的话)的套路,缺少了《宿主》中蕴藏着的对社会秩序和道德伦理的种种隐喻,虽然深度不足却更易于在大荧幕上呈现,或许这就是梅尔的下一个目标?( 龚萍,“暮光之城”译者  工作单位:上海大学)



相关新闻

斯蒂芬妮·梅尔的蜕变

  • 验证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