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战狼》编剧,谈创作技巧不如谈情绪价值

作者: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时间:2017-09-19 13:47:46
分享到: 更多
   有个严肃的问题已经困扰硬糖君很久,到底该当编剧还是写网文,以至于迟迟未能下笔。就像不知该考清华还是考北大,搞得人无法专心复习。
 
  作为今年最现象级的电影,《战狼2》掀起的话题狂潮事实上已经远远超出一部电影的范畴。有人谈论其商业类型片风格,认为颇得“网文”真传。而在网文写手圈里,该片编剧的网络作家身份,已然成为众人写作事业的新指路明灯。
 
  最后的卫道者,本名高岩,既是网文作家,也是知名编剧,擅长军事题材。以网文作家身份切入编剧行业数年,他的作品履历已十分惊人:已出版《猎狐》、《沧浪破》。担任《战狼1》编剧、《战狼2》文学统筹、《空天猎》编剧。而作为网文作家,他签约阿里文学后,连载新作《猎日雷神》备受读者追捧。
 
  如果要谈谈编剧和网文作家两个行业的转换,他显然很有发言权。更何况,硬糖君也想学会“战狼”的创作技巧,再去横扫千军啊。
 
  为什么《战狼》这么爽?情绪!
 
  截止到9月13日,《战狼2》上映49天,票房已超56亿。该片不断创造的影史票房纪录,不但是2017年最具代表性的电影现象,更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甚至社会思潮。
 
  “战狼”系列为什么能这么火?
 
  国家日益强大,民族意识觉醒,不再满足于只是看外国人用外国价值观拯救世界,观众渴望一位中国超级英雄。
 
  这种观影心理机制已经在“战狼”的票房神话中被反复解读。但我们仍然要问,爱国主旋律电影,仅今年暑期档就有周迅、彭于晏等主演的《明月几时有》、群星璀璨的《建军大业》和《战狼2》三部作品,为何配置更高的前两部票房却不尽如人意?
 
  “情绪很重要,看电影的观众是带着情绪去看的。任何一个故事,都有个一句话的内核,但如何将这个内核用或强烈或温和的情绪表达出来,才是真正需要琢磨的地方。”最后的卫道者说。
 
  在他看来,无论小说还是电影,与其谈技巧,不如谈“情绪”,带有强烈情绪的东西必然会被读者或观众感受到,关键是创作者要传达什么样的情绪。
 
  “你创作战狼时是什么情绪?”硬糖君问。
 
  “非要总结的话,是爱国。但战狼真正的情绪其实是导演兼主演京哥(吴京)带动的。”最后的卫道者表示。在他看来,在“情绪”方面,不是别的作品做的不好,但《战狼2》明显更好。
 
  事实上,2015年上映的《战狼1》,就已经展现出这种情绪价值,并成为当年的票房黑马。这部上映前无甚噱头的电影,可以说全靠口碑逆袭,直到上映第4天才迎来自己的单日票房最好成绩,最终揽获5.46亿票房。
 
  “我看《战狼1》工程片的时候,感觉最高5000万票房。题材不算流行,也没有所谓的颜值担当。但谁知最后燃爆了,其实不光是我,很多业内大佬那次都打眼了。”最后的卫道者回忆。
 
  当时他和吴京一起创作了《战狼1》的大纲。到了《战狼2》,他仍然参与了大纲创作,但因为同时参与电影《空天猎》(李晨导演,李晨、范冰冰、王千源主演)的编剧工作,他最终担任了《战狼2》的文学统筹。
 
  《战狼1》有四位主要编剧,吴京、刘毅、董群(纷舞妖姬)、高岩(最后的卫道者)。其中纷舞妖姬和最后的卫道者都是网文作家。到了《战狼2》,网文作家仍然是编剧主力。
 
  “战狼”不是网文IP改编的电影,却是最彻底的贯彻了网文精神。
 
  首先,它有网文的“快节奏”。故事简单明朗,剧情快速推进,高潮迭起没有丝毫拖泥带水,酣畅淋漓犹如我们在被窝一看到天明的网文。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战狼”有网文般的情绪带动力。比如吴京一直挨打,最后反杀了,压抑的情绪就得到了释放。而《战狼2》的票房奇迹,何尝不包含着中国主流观影群体的这种“反杀”情绪。
 
  当编剧还是写网文,这是个问题
 
  和硬糖君采访过的不少网文作家一样,最后的卫道者也是因为追别人的小说不过瘾,“既烂且慢,一生气,就自己写咯”。
 
  2005年,最后的卫道者开始了自己的网文写作生涯。而当时,他的本职工作是一家企业的前台经理,工作是卖吊车和电线电缆。
 
  手里卖着吊车,心里想着坦克,一直喜欢军事的他,万丈豪情也只能付诸键盘。他曾在起点、搜狐、天鹰、铁血、逐浪、阿里文学等网站发表各种题材的网络小说,创作的《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点击超过2亿。
 
  而从2008年开始,擅长军事题材的他,被影视公司发掘,开始了自己的编剧生涯。从海军题材开始写,如今海陆空已经一网打尽。
 
  “其实编剧只是作家的一个变种。如果一定要区分,也只是技巧上的不同。”最后的卫道者说。
 
  “这两种工作可以无缝对接转换吗?现在似乎不少网文作者在投身编剧行业。”硬糖君问。
 
  “很好理解,大家都希望多方面呈现嘛。其实写剧本更赚钱,最低级的编剧,千字价格都超过神级作者了。但写网文舒服啊,写网文首先是自己很过瘾。”最后的卫道者笑道。
 
  随着IP影视改编热潮,如何让自己的小说获得影视公司青睐,甚至索性去当编剧,早已成为网文写手们常议常新的话题。在成功跨界多年的最后的卫道者看来,影视改编的需求,也是有其规律的。
 
  “目前市场证明,占领了少年读者的所谓大IP,即便拍出来,也经常收视、票房惨淡。除了小鲜肉自带的流量以外,原著读者反而是对这种改编诟病最多的。意图利用原著粉IP转化,结果却恰恰相反,这不成IP谬论了吗?”在最后的卫道者看来,虽然全年龄的作品不多,但也要追求包容更多年龄层。仅这一点,小白文的改编希望就不大。
 
  写网文自己过瘾,当编剧来钱快,更难抉择了有木有!
 
  最好能鱼烩熊掌
 
  “中文”是不是最不应该推荐无知少年们学习的专业?学中文的硬糖君在毕业后三年内都是这么想的。中文算什么专业呢?谁还不会说中国话,写中国字。
 
  但仔细想来,在80年代的文学热过去后,90年代的王朔、梁左们,依然可以靠写剧本影响一代人;新千年的网络文学,更让很多从未想过成为作家的人,登上了作家财富榜的巅峰。
 
  王朔与梁左
 
  即便我们抛开文学梦想的务虚,文字技能依然是一门吃饭的手艺。特别是随着网文IP对影视、游戏等行业的影响力不断加强,网络文学已经进入到价值爆发的融合时代,这就要求创作者也具有更多跨界融合的能力。作家编剧化或者编剧作家化,都是大势所趋。
 
  而这种相互切换,并不会每个人都如最后的卫道者那般幸运。去除不同工种的专业性训练,从某种意义上说,编剧是2B(to business)的创作,面向的是片方的投资人、制片人、导演甚至演员;而网文写手是2C(to consumer)的创作,直接面对读者。
 
  网文创作的经验固然能让作家更容易把握受众情绪,在做编剧时独具匠心。但首先进入编剧圈就并不容易,那可是娱乐圈啊!特别的机缘,混圈子的能力,给人当枪手的熬年头,都是传统必备要素。
 
  “网文行业的每次变革,都伴随着基础设施的建设。网络文学在用户触达、商业变现、内容系统建设上的新基础设施,将成为网文行业进入融合时代的关键因素。”阿里文学CEO黎直前在最近一次公开发言中说。
 
  要求一个优秀的网文作家同时拥有优秀的混圈子能力,显然并不现实,这种产业打通和变现能力,本就大平台来完成,而不是个人的零敲散打。作者只需要把自己嵌入其中,自如的使用这些工具来拓展自己的IP边界。
 
  最后的卫道者有时也会纠结:虽然可以去写符合影视需求的东西,但又会失去创作网文的感觉。他说最认同自己的身份,还是网文作家。
 
  其实依硬糖君看,最爽的还是写网络小说,然后卖IP,网文剧本两不误。估计最后的卫道者也是有此打算,才会选择投身阿里文学。
 
  今年4月,阿里文学携手优酷、阿里影业推出HAO计划,共同投入10亿资源布局网络大电影。与优酷、阿里影业、阿里游戏的深度合作,显然让阿里文学旗下网文作品,有了更多全链路衍生的机会,而无需苦等伯乐。
 
  归根结底,网文已经被广泛阅读了很多年,但真正的产业爆发,还是其作为IP被影视、游戏等行业视为衍生源头和市场风向标之后。网文已经成为整个文娱行业的源头,但必须和这些强势行业结合才能焕发最大价值。硬糖君最新的小目标是:写一个能成为好剧本的网络小说。


相关新闻

专访《战狼》编剧,谈创作技巧不如谈情绪价值

  • 验证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